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时候
歡迎來到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吉林省委員會! 返回首頁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歲月留痕
當前位置:首頁 > 歲月留痕
忠貞愛國的偉大戰士——懷念父親富占魁先生
發布日期:2013-03-22 信息來源:協商新報
    我的父親富占魁曾任吉林省政協副秘書長、第一屆省政協常委,是原東北陸軍第十一軍中將軍長、原抗日先鋒29路軍宋哲元軍長的中將參謀長。
  父親1967年2月16日(正月初八),在我剛十四歲的時候,永遠離開了我們。每每到父親祭日,回憶起父親與我們在一起的情景和對我的教誨,更加思念父親,對他非凡的人生經歷,充滿著敬佩之情。
  父親一生經歷了辛亥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文化大革命等歷史階段,他的一生,為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勝利,為黨和人民的事業、為人民政協事業的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父親歷經風雨滄桑,矢志不渝,是一位忠貞愛國的偉大戰士奮斗的一生:
    父親富占魁,字星橋。1892年4月生于吉林省永吉縣一個滿族家庭,9歲入私塾,15歲考入吉林省陸軍小學,19歲考入北京清河鎮陸軍中學,1914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二期騎兵科,1916年畢業任見習軍官排、連長,1919年考入了北京陸軍大學第6期,1922年畢業后,分配到遼寧省張學良部下當少校騎兵連長。像父親這樣從小就在軍校成長起來的大學生實屬少見。多年來,一直追隨張學良將軍,歷任東北軍第二十七旅參謀長,安徽第三混成旅第三團團長,第四十五旅參謀長,第八十一團團長,第十三師師長,1928年在他36歲的時候,被任為東北軍三四方面軍團預備軍軍長,后任東北陸軍第十一軍軍長,授中將軍銜,任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軍事參議官。1931年任冀察綏靖公署參謀長。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55年2月成為政協吉林省第一屆委員會的常委,7月任吉林省政協副秘書長,8月參加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成為吉林省民革籌備委員會委員,吉林省民革創始人之一。1958年由周恩來總理親自任命為吉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1963年當選為第四屆吉林省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受迫害,于1967年2月16日因患腦溢血病逝。
  一、組建抗日救援會,支援東北抗日義勇軍
  1931年“九一八”事變,中日民族矛盾日益激化,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激怒了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以及各黨派愛國人士、愛國民眾團體的倡導和影響下,迅速掀起了全國范圍的、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浪潮。父親看到日本侵略軍的鐵蹄踐踏了東北,他的家鄉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對于國難深重,民族危亡局勢非常擔憂,而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不抵抗政策,使他非常憤恨,他同情和支持張學良的促蔣抗日行動,為宣傳抗日、營救為抗日被捕的愛國志士奔走呼號。作為一名軍人,在國家遭受外來侵略時不能拿起槍來去戰斗,父親感到是莫大的恥辱。1931年10月以馬占山(父親的結拜兄弟)為首的黑龍江省臨時政府和軍隊,在張學良的支持下,毅然奮起抗戰,揭開了東北愛國軍民大規模抗戰的序幕。東北義勇軍興起后,餉械兩虧,困難重重。為支援東北抗日義勇軍,父親與愛國人士朱慶瀾一起聯系了查仲勉、楊斌甫等人,在上海成立了“東北義勇軍后援會”并為負責人。會議通過了《東北義勇軍后援會組織大綱》,規定:“本會以援助東北義勇軍各軍抗日作戰,收復失地,完成救國工作為宗旨”,“凡為收復東北失地而在東北自動抗日作戰之武力組織,無論用何名稱,屬何部,皆視為東北義勇軍,得受本會之援助。”該會的具體任務是:一、調查東北軍情;二、籌助東北軍需;三、撫恤戰士遺族;四、宣傳東北現實;五、籌劃實力應援。會議通過了《宣言》。宣言指出,“九一八”事變以來,日寇“已使我國家、全民族蒙致命之重傷”,號召海內外同胞“各出所能,共襄義舉”。后援會設有總務組、財務組、運輸處,下設運輸隊、交通隊、儲存庫。還設有電訊總臺,負責與義勇軍的聯絡。后援會的活動引起了國民黨政府的注意,蔣介石以駐會為名抽調大批人員對該會活動進行監視。在父親等人的領導下,后援會沖破重重阻力,源源不斷的把槍支彈藥和資金送往抗日前線。據有關部門資料記載:支付數量最大的是在熱河保衛戰期間,對117個東北抗日部隊捐贈的現款,約三四百萬大洋。在此期間,父親還拿出自家的現款,賣掉自家的房產,用實際行動,支援在艱難困苦中的東北抗日義勇軍勇猛殺敵。
  二、“七七”事變,指揮抗擊日寇
  1937年7月7日,日本軍隊為了全面占領中國,發動了全面對華戰爭,制造了盧溝橋事變,這是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的開端,也是中華民族進行全面抗戰的開始。7月7日日本駐軍以軍事演習為名向中國守軍29路軍挑釁,并通知冀察綏靖公署交通處副處長周永業到日本特務機關研究解決辦法,周第一時間給父親打電話,請示怎樣去解決這個問題,父親告訴他,用委員長(宋哲元)的名義,代表委員會去處理這個問題。經過幾輪談判,事態日益激化。中共中央發表《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指出:平津危機!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蔣介石也指出“如果戰端一開,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任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確定了抗戰的方針,宋哲元也發出自衛守土的通電。平津作戰中國軍隊指揮系統成立,由晉察綏靖公署主任兼29軍軍長宋哲元、參謀長富占魁,29軍副軍長佟麟閣、參謀長張樾亭、37師師長馮志安,38師師長張自忠,132師師長趙登禹、134師師長劉汝明、第9騎兵師師長鄭大章組成。主要負責指揮盧溝橋地區對日軍的防御戰斗和平津地區與日軍作戰。在盧溝橋事變的對日作戰中,29軍全體官兵義憤填膺,決心與日寇決戰到底,與盧溝橋共存亡。29路軍10萬官兵奮力反擊奪回了龍王廟和鐵路橋,日本從東北和朝鮮調來2萬軍隊、百余架飛機,后來在日本全國動員全民參戰,從國內調入5個師20萬兵力參加戰斗,組織了大規模的強烈反擊,試圖一舉占領中國。形勢急轉直下,平津淪陷。29路軍副軍長佟麟閣、132師師長趙登禹及29路軍將士5000多人壯烈犧牲。父親痛心疾首,29軍撤退了,父親因有對北平的防務工作在身,堅持到最后,沒有離開北平。
  平津淪陷日軍進京后,以高官厚祿和威逼利誘讓父親出任偽北平市長,遭到嚴詞拒絕。日寇把槍口對準他的腦袋,他以死抗爭決不做賣國賊!家里被抄、家人被趕出家門、流離失所。父親堅定地正告他們:“我是中國人,讓我給日本人做事,那你們是看錯人了,什么官我都不稀罕,我不能出賣中國人,你們另請高明吧。”那些日本人盡管碰了一鼻子灰,對父親也不敢輕舉妄動。后來,他們采用一系列手段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把在小城巷家里的四個大院落包圍起來,每天輪翻談判,他們還用信封裝上子彈郵到家里,以死來恐嚇要挾。父親的心里裝著29路軍5000多名官兵的仇恨,他寧死都不會當漢奸的,在友人的幫助下,他離開北平來到天津法租界,本想從天津轉道河北(29路軍軍部的所在地)繼續參加戰斗,但是29路軍被打散了,沒有成行。父親的離去,惹怒了日本人,他們惱羞成怒,撒下人馬尋找父親的下落,并下令格殺勿論。北京的家被日軍占為營地,當他們得知父親在哈爾濱景陽街中馬路有一處房子時,日本特務頭子土肥原親自追到到哈爾濱,這棟房子住著我的兩個姑姑家。據我的二表哥傅良漢(四川省水電部西南電力設計院離休干部)回憶說,日本特務土肥原去的時候他在場。一個姓韓的朝鮮人是翻譯官,還帶著一幫日本兵,來勢很兇,進門就喊:“把富占魁交出來。”姑姑們不知出了什么事,告訴他們弟弟沒在那。他們不相信,四處搜查沒找到人,土肥原說,你們一定要把富占魁找到,讓他為皇軍效勞。“官大大的、錢多多的,否則,房子沒收,你們全搬走。”日本人走后,全家人驚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們了解自己的弟弟,不會做賣國求榮之事,只要認定的事,就是掉腦袋,他也不會改變。從內心講,他們不愿意自己的弟弟去做日本人的走狗。但是,兩家人面臨流離失所的困境,被逼無奈只好寫信,托人幾經周折找到了在天津的弟弟。父親看了信后,氣得背著手在房內來回踱步,他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姐姐們流離失所,但是在國恨家仇面前他選擇了堅持,最后一拍桌子說:“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把我怎么樣。”當即把信撕的粉碎。他把一切拋于腦后,生死置之度外,心里只有一個信念,就是不當日本鬼子的走狗、不當賣國賊,一定要為死去的戰友報仇。因為沒有收到父親的回信,姑姑們被攆出了家門,流落街頭。一棟66個房間的樓房就這樣被日本人沒收了。
  日本特務陰險毒辣,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父親的念頭,要把他置于死地。后來他們打聽到父親在天津,就派出特務在父親住處的周圍伺機下手。因為父親住在法租界,他們不敢明目張膽地抓人,父親也不敢走出房門一步。父親住的是二層小樓,周圍的幾個樓都是一樣的,特務們實際上也沒弄清到底是在哪個樓。時間久了,為了完成任務,有一天傍晚,附近傳出幾聲槍響,第二天聽說旁邊那個樓,在樓梯口處有一個人被槍殺,然后就回去交差了。至此,父親才逃出日本鬼子的魔掌。
  抗日戰爭的勝利,是全中華民族不畏艱險、流血犧牲換來的。父親無論在日本侵略軍的槍口下,還是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父親的愛國思想和大義凜然的民族氣節,在東北軍軍官和愛國民主人士中享有很高的聲望。
  1989年為了配合文史委員會編撰《吉林百年》一書,我到遼寧省政協采訪了副主席劉鳴九叔叔,他是父親的摯友,張學良將軍的機要秘書,他回憶了父親在西安事變中的事情。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張學良將軍扣押了蔣介石,在此之前張將軍就捎話來讓大家去西安,(因為當時張學良將軍就對兵諫有所準備,而很多高級軍官都住在北京)。西安事變后,宋哲元將軍派父親代表他去西安支持張學良的行動。因為父親是宋的參謀長,又是張的老部下。在走之前的12月25日晚接到西安來的電報說,張將軍已送蔣介石去南京了。正在打麻將的宋哲元看過電報后,麻將推到了一邊,直頓腳拍桌子,埋怨少帥不該親自去送,大家一致認為,這一去是兇多吉少。
  在張學良將軍送蔣回南京之前,有9位在京的高級將領聯名打電報支持張學良、楊虎城兩將軍的行動。電報是劉鳴九叔叔起草的。他說,聯名的有你父親、胡毓坤、榮臻、高紀毅、劉鳴九、富雙英等,共打了五六次電報。第一次是寫9個人的名字,以后幾次就是用“鼎”代替,沒有簽名。這幾個人后來就都各奔他鄉了,胡毓坤投入了汪精衛的偽政權一邊,榮臻到華北政府當了河北省省長,后來被國民黨鎮壓了。富雙英給大漢奸陳公博當參謀長,后也讓國民黨殺了。劉叔叔又感嘆地說,在當時的情況下,各種手段的誘惑、逼迫,真使你走投無路,象你父親那樣高的地位和聲望,能夠始終保持愛國主義的民族氣節,不為金錢所誘惑,是很不容易的事,是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呀!
    三、拒絕高官厚祿,絕不打內戰
  1945年中國人民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抗日戰爭取得了偉大的勝利。父親結束了隱居生活,重新回到北平。八年抗戰,父親耳聞目睹中國共產黨浴血奮戰建立的不可磨滅的功勛,對共產黨產生了信任感,他對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不抵抗主義和投降賣國政策非常憤恨。他對國民黨內部貪官污吏,爾虞我詐,爭權奪勢,欺壓百姓的行徑嗤之以鼻。他結識一些在29路軍中的共產黨人,他對他們的許多觀點有同感,他認為,國民黨長久不了,終有一天要失敗。
  當時很多從重慶飛回來的軍政官員,其中有許多高級將領與父親認識,他們替國民黨拉攏勸促,勸父親為國民黨做事,拉他參加反人民的內戰,父親很堅決的表示:我絕不打內戰,不打中國人,不打共產黨。父親早已看到國民黨不得人心,禍國殃民,他不為權勢所動,進行了堅決的抵制。1946年的一天夜里,一伙國民黨兵包圍了我們家,把父親綁了起來,家里被洗劫一空。父親非常氣憤,當即寫了一封信,第二天早上,他來到警備司令部大門口,大罵國民黨并要求面見他的學弟警備司令傅作義,遞上信后他只說:“難道我在你的管區當個黎民百姓都不行嗎?”然后就拂袖而去。事后,傅作義親自綁著那些士兵前來道歉,并說軍長只要你一句話我把他們都殺了。父親說免了,他們也都是窮苦人家的孩子,發些路費打發走吧。這次事件實際上是國民黨制造的一次恐嚇事件。因為父親過去在東北軍中有一定的地位,在舊軍官中有較高的聲望,與國民黨的一些軍官有的是同學、同鄉,有的還曾在東北軍中共過事,所以盡管他不為國民黨做事,但還是理直氣壯的,國民黨對他無可奈何。他的愛國行動和進步思想在一些舊的東北軍軍官和愛國人士當中傳為佳話。
  四、為解放全中國竭盡全力
  1948年在中國民主革命即將取得全面勝利的時候,中共中央發出“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偉大號召,并決定抽調大批黨員干部、進步青年和大學生組成南下工作團,離開已經獲得解放的北方,去南方繼續戰斗,解放全中國。大批的東北南下青年路過北京,他們吃住都很困難,找不到棲身的地方,而且很多青年人因為勞累和風餐露宿得了疾病。他們到東北會館辦理通行證,地點在北京西郊的東北義園。當時父親是東北同鄉會的理事長,看到這些學生無依無靠非常同情,他告訴南下的同志們說:“只要有我吃的,就不能讓你們挨餓。你們別著急,我在京西有200畝地,實在沒辦法賣了給你們用。”他四處奔走,組織捐款,把一批批的南下同志接回家,父親告訴母親,這些青年都是共產黨的人,咱們一定要想辦法幫助他們。于是,家里買來一口大鍋,砌上爐灶為他們做飯,烙餅。很多學生因為潮濕得了皮膚病,父親就用自家的外國醫療設備為他們治病,為他們煎湯抓藥,同志們恢復了健康,他又把他們一批批的送走。全國解放了,很多學生不忘他的幫助,紛紛回來看望他。
  和平解放北京是共產黨作出的英明決策,但是面對北京城防重兵的把守,不開一槍一炮是不可能的,在地下黨人員的溝通下,為和平解放北平,父親以各種方式多次約談傅作義,為和平解放北京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五、相信中國共產黨,迎接新中國成立
  建國前夕,國民黨官員紛紛逃往臺灣,也有朋友拿著機票到家里來,讓父母趕快離開,母親也不知所措,到底走不走,父親很鎮定,他說我們不走,我相信共產黨。
  新中國成立后,父親精神煥發,他要為新中國做一些事情,當時,很多國民黨上層人士和漢奸被抓起來,母親說被抓走的人一汽車一汽車的被拉走,滿街都是人。她也很害怕,父親說你不用怕,我沒做壞事,沒做對不起共產黨的事,共產黨是我的朋友。果不其然沒幾天,派出所的幾位同志來到家里,問寒問暖并告訴父親:“奉上級指示來保護你們,有事盡管找我們,你們沒事,不要害怕”。母親這才吃了定心丸。
  在抗美援朝運動中,父親積極響應政府號召,自動帶頭籌捐財物,帶頭將自家的錢財和金銀珠寶捐出來,支援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他的行動,帶動了一批資產階級和愛國人士紛紛慷慨解囊。在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改造高潮中,父親把自己一件貴重的德國醫療設備和北京三處房產的100多間房子自愿獻給國家。父親受到中國共產黨的重視,黨給予他很高的榮譽,周總理親自接見他,高度贊揚他抗日愛國的民族氣節和保家衛國的愛國情結,感謝他對共產黨的幫助。親筆簽發委任狀,1958年任命為吉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在吉林省政協做駐會副秘書長,他努力學習馬列主義、毛主席著作,努力改造世界觀,政治覺悟不斷提高,他積極開展對臺宣傳工作,利用廣播電臺和撰寫稿件直接進行宣傳,用現身說法宣傳黨的對臺政策,號召國民黨上層人士和原東北軍的將士起義投誠,他在政協對臺宣傳工作方面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
  六、在“文革”中正確教育子女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烈火燃遍了祖國的每一個角落,父親也沒有幸免,無須有的罪名強加在他的頭上,批斗、游斗、掛黑牌子、勞動改造。在種種沖擊下,他雖然有些不理解,但是他相信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他毫無怨言的承受著,并寫出大字報,把自家的財產和錢款列出來獻給國家,他要當一名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者,告訴媽媽好好教育孩子,讓他們長大以后自食其力。
  1965年全國號召向邢燕子、侯雋學習到農村廣闊天地去鍛煉。1966年哥哥初中畢業,父親把他叫到自己的臥室,促膝長談,他讓哥哥去農村鍛煉,哥哥來到學校第一個報名下鄉,在沒有開展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運動之前哥哥就去了前郭旗農場。老師同學不理解,我們也不理解,父親為什么要讓哥哥去那么艱苦的地方去呢?當時就認為父親的心太狠了。在我們成長的路程中,在我們為人父母的時候才真正體會到父親的良苦用心,正是他常常教育我們的一句話“沒有苦中苦,難得甜中甜”。
   1976年結束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冤假錯案得以平反。省政協為父親召開了骨灰安放儀式,對那些莫須有的罪名進行了平反,悼詞中寫道:富占魁先生熱心于革命統一戰線工作,積極參加民主黨派和政協的各項活動,他工作起來認真負責,熱情主動,愿意為黨和人民多做工作。在擔任省政協副秘書長時,為搞好會務活動,不辭勞苦,積極組織報告會、座談會、熱情宣傳介紹有關政治協商活動的方針政策和任務。在加強政協機關建設中做出了有益的貢獻。還寫道:富占魁的政治歷史是清楚的,黨對他是了解的,信任的。他的逝世使我們在革命統一戰線中失去了一位老朋友,我們應當以加強團結,繼續革命的實際行動來寄托我們的哀思。父親的一生,用自己的行動劃上了圓滿的句號,無怨無悔!
  七、感恩父親、感恩一切幫助過我的人
  每當過年懷念父親的時候,父親的諄諄教誨就會在我耳邊縈繞,我的父親是一位嚴父,雖然是老來得子,但從不溺愛孩子,從小就教育我們好好學習,熱愛勞動,不要怕吃苦,做事要踏實,為人要正派,不要老想占便宜,吃虧就是福。這些已在我幼小的心靈里扎下了根,也使我受用終生。在我六十歲的今天,更加體會到父親為人之道、做人之本的真諦。今年的正月初八,是個特別的日子,這一天早上3點鐘我就起來了,等待著和全美華人團體聯合會主席、美國東北同鄉會會長、抗日愛國將領蕭振贏之子蕭朝智先生的通話,電話中除問候之外,他說:你應該搜集整理你父親的歷史資料,他對國家和人民作出了很大貢獻,要把他的歷史留給后人,激勵后人。此番話給我很大的啟示,我覺得應該寫一寫,以此來寄托我們的思念,也是對父親歷史的重溫。
  今天,我滿含熱淚,回憶我深深敬仰的父親,告慰他的在天之靈。父親您放心吧,在您的教育培養下,我們兄妹四人都生活的很好,雖然您沒有給我們留下遺產,但是您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更寶貴,我們靠自身的努力,成為社會的有用人才,我想這是您最高興的事。30年前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黨的培養教育下一步步成長,1986年在解決祖國統一的問題上,鄧小平同志提出了“一國兩制”的基本國策,為了做好這項工作,政協成立了祖國統一工作委員會,因工作需要,政協領導想到了我們,他們找到家里,把我安排在省政協祖國統一工作委員會工作,一干就是了17年,結交了一大批還港澳臺僑同胞和內外的愛國人士,我積極宣傳“一國兩制”基本國策,宣傳祖國日新月異的大好形勢,邀請海外朋友到大陸參觀考察,開展招商引資、牽線搭橋工作,為祖國統一大業的早日實現做出了應有的貢獻,得到領導和同志們的肯定。至今我已在政協工作了27年,如今在黨的關懷、領導們的幫助和同志們的支持下,我已成為一名副廳級干部,我一定會懷著一顆感恩之心回報社會。如今您的大孫子富鐘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加入了省民革,是省政協委員,他非常關心吉林省的社會經濟發展,積極參加社會活動,調查視察,建言獻策,我們會像您一樣為黨的事業,為政協事業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 !
                                                                                     2013年2月17日(正月初八)   富繼禮



                     

                                              在省政協禮堂舉行富占魁骨灰安放儀式



                    


                                             在省政協禮堂門前,富占魁子女合影


                     


                            前排右1張德馨副主席右2李砥平主席右3省委統戰部部長宋任遠右4張開荊副主席


                    


                                              省政協副主席徐壽軒與富占魁子女握手


                     


版權所有: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吉林省委員會
地址:長春市工農大路825號 郵編:130021 聯系電話:0431-85086973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吉ICP備號09007265號
長春網站建設 技術支持:星廣傳媒

吉公網安備 22010402000680號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时候 大乐透澳客杀号定胆 时时彩计划全天在线版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 江苏七位数所有历史号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软件 河北12选5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历史近30 19082期开奖号码 北京赛场开奖结果 任选14场奖金一般多少